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的博客

给梦想一双翅膀 给起飞一个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初中数学教师,现任学校教学副校长。目前仍然在一线教学,担任班主任工作。有15年班主任经历,先后做过政教主任、年级主任、校长助理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本位不明,势必职业倦怠【引用】  

2011-07-27 11:07:09|  分类: 学校管理博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本位不明,势必职业倦怠【引用】 - 东方 - 东方的博客

 本位不明,势必职业倦怠

  梅洪建

(2011《四川教育》第6期)

“上被政策领导压迫,中被舆论家长乱扯,下被学生无情折磨,做班主任就注定了水深火热、‘前途无亮’”。这或许是造成班主任工作困境,从而导致职业倦怠的根由所在。

但,愚以为,本位不明,才是造成职业倦怠的根本原因。班主任本位的失却,才导致我们陷入困境而无法突围。

首先是失却了研究的着力本位。2011年3月16日,山东一老师问我:“梅老师,我们班上乱成了一团麻,请您帮忙出主意解决一下。”我的回答是“我没有办法解决,因为我研究的不是如何解决问题,而是如何不让事情发生的问题。正如我们很多人研究的是生了病如何治疗的问题,而我研究的是如何不生病的问题”。我们思考问题的方向出了问题,我以为这是造成班级工作被动的核心所在。

时下老师们听专家报告,往往对他们的理念不屑一顾或者无心领受,而专注的着力点在于某件事情上专家是如何处理的,以便拿来为己所用;我们在阅读班主任类的著作时,往往关注的是“兵法”、“艺术”之类的技术层面的问题,而不去思考这些技术存在的土壤是什么。俗话说: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橘生淮北则为枳”,别人的技术嫁接到自己的班级工作中来,往往造成的是悲剧,因为对象不同,环境不同。一把钥匙开的是一把锁,没有万能的钥匙可以打开所有的锁。

郑杰校长说:“用你一个人的智慧,来应对班级所有人的大脑,这是最愚蠢的选择。”我们在研究如何处理事件的技术上下尽功夫,而不在如何不让事件发生的本位上着力,不也是愚蠢的选择吗?此种状况延续,事件势必层出不穷,班主任何不精疲力竭?

其次是失却了教育的方向本位。老子说:“和大怨,必有余怨,焉可以为善?是以圣人执右契而不以责于人。故有德司契,无德司彻。”意思是说:“调解好大的恩怨,必然会遗留小的恩怨,这怎么能算是好的方法呢?因此,有道的圣人、有德的人只握着契约(而不求债务的解决)”。

愚以为老子所言极是,无论我们在“技术”的道路上追求有多远,我们都无法让班级里的“事故”永远消失,而“有德”的班主任,总会手里握着“契约”,不求事情的彻底解决。

那么什么是班主任应该持守的契约呢?这个契约就是明确的教育方向。我们的教育是为孩子的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培养服务的。所以,只要无关乎孩子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提升,这些“错误”和“事情”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例如,某天班上的孩子打扫卫生不够合格,结果被扣了班级的量化分数,很多老师肯定会找该同学“问责”。其实,我们很多时候就是被这些卫生、路队、三操等事务,纠缠得疲惫不堪甚至寝食难安的。试问,这次卫生的打扫不合格影响了孩子的积极心态了吗?影响了他思考的习惯了吗?影响到他明确的目标了吗?影响到他自制的能力了吗?诚然,这一次的打扫不合格,并没有影响到孩子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构建。没有影响到你培养孩子的方向性问题,你至于大动干戈大发雷霆,甚或去和风细雨地“问责”吗?或许孩子本就无心“犯错”呢。

只要孩子的胸怀可以广阔,心态可以积极,思考力能够发展,自制力能够增强,目标尚且明确,那么其他的“错误”是可以相对忽略的。这样,班级的事情不就少了许多吗?孩子的错误不就少了许多吗?那么,我们的班主任还会这么累吗?

班主任不是消防员,到处奔波灭火。我们应该明白我们所要的是什么,教育的落脚点是什么?把握了这个本位,困难就少了很多吧。

再次是失却了教师的人格价值本位。在《教育的十五句废假空话》中笔者曾针对“教师要为人师表,做学生的楷模”说过下面的话:

“教师”除了这两个字,就整个一凡人。一般来说还是一个相对不怎么成功的人。让教师成为学生成长的模子,天呐,你这是培养人啊还是在糟蹋人!

郑杰校长说:“只有上帝才能告诉别人该怎么做。”我们都不是上帝,我们的人格还不足以达成教育的理想,任何自以为是都将是教育的悲哀。那么,作为班主任,我们“应该做的那点事”是什么呢?愚以为倘若孩子是一棵棵幼苗的话,我们不是以一棵树的形象告诉他们:“孩子,应该这么长”,而是给孩子一片土地,让孩子有一个成长的平台;给土壤一点肥沃,让孩子有成长的力量。

如果我们能够把自己的人格价值定位降低一点,真诚地为孩子的成长搭建平台、提供动力,让每个孩子的生命尽情地蓬勃,让每个孩子的成长动力无限,那么,在享受了教育的快乐和拥有了成长的动力之后,这些孩子还会“无情折磨”班主任吗?教育的“拉”永远比“推”累得多,可是,我们总在自以为是地“引领”,在劳累地“拉”着。

2010年5月,闻听学生自杀,某校长疾呼:“所有的问题都是教育问题”,将孩子的生命消失背在了教育身上,或者说让教师们背起了孩子的生命消失。这是典型的把教师人格价值估量过高的结果。我们知道,孩子的个性、心理、习惯等,90%以上是家庭教育的结果,而对孩子冲击最厉害的往往又是社会上的不良风气。除却这些,分摊到学校教育领域的又有多少?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,我们教师需要放低自己的教育人格的价值。也就说,我们不要自以为可以独立地承担教育的责任,我们需要向家长和社会借力。

现实教育条件下,如果向社会借力还不现实,但向家长借力就是最有效的选择。倘若我们摆脱“孩子教育班主任最大”的意念,将班主任的人格价值定位为“孩子教育场力的搭建者”,也就是把自己定位为孩子教育场内平等的一员,让家长、孩子共同参与到教育场的构建中来。这样,家长也就有了教育主人公的身份认同,就会完全了解班主任的教育思想、教育节奏,并愿意与班主任形成合力,而不会对班主任工作“乱扯”,从而造成对班主任的压力。

倘若我们真的守好了自己的本位,其实“政策领导的压迫”就是虚无的存在了。如此,造成班主任工作困境并导致产生职业倦怠的原因,也将不复存在了吧?

本位不明,势必职业倦怠【引用】 - 东方 - 东方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1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